來生,你還記得自己愛過誰?來生,你還記得自己愛過誰?我不知道自己應該算是妖怪呢,還是神仙。 我有個聽起來很慈祥的名字,叫孟婆。雖然我實際不過是個文靜、秀氣的姑娘。 我的職業是熬湯,就是俗稱的“孟婆湯”。每一天都有無數的人到我這里來喝湯。他們之中,有自愿前來的,喜笑顏開的樣子,說是終于馬爾地夫可以解脫苦海,重新做人;也有的是被小鬼押送前來的,哭著喊著來世還要和某某在一起,求我放過他們。當然,我是不會讓碗空著收回的。可我一直很好奇,是什么讓那些人如此地難以割舍,竟能抵抗住孟婆湯香飄百里的誘惑。據說,是一種叫愛情的東西。那,愛情又是什么?它有蔗糖那么甜?它有黃連那么苦?禮服有時候,我也會趁小鬼不注意偷偷地翻看那些人的在世記錄。看的多了,我才知道在陽間,人都是從一個個小娃娃變成大人,然后隨著日月輪換逐漸老死,或是遭遇了天災人禍便提前到了我這里。我的樣貌為何從來都不曾變過?我的眼里怎么從來都沒有像陽間女人那樣流過水?難道就因為我是熬湯的孟婆?我忘了是西裝外套哪一年,哪一月,只是個日落的黃昏,小鬼押了他進來,打翻了我端上前去的那碗湯。小柔,別走。他用力拉扯著我。我一動不動。我是被嚇到了。那一雙手,那一雙還殘存著余溫的手。原來人的手是這樣的。小柔,誰也不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你別怕,我會保護你。他還在不停地說。小柔是誰?我終于問了。你怎ARMANI么了,小柔?你就是小柔啊!我的手快被他捏碎了,而我依然體會不到疼的感覺。你錯了,我是孟婆,從來都是。我看著他的眼睛冷冷地說。呵,原來他在陽間竟是這個樣子的:泥瓦、布衣、粗茶、淡飯、書……還有一個長相與我一樣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路叫他“書呆子”。他叫他小柔。書呆子,你已G2000死了。你們村的霸王李搶親把你打死的。我把我看到的告訴他。很奇怪,我突然地變得羅嗦。不對,你騙我。小柔,你是小柔!他又過來拉我剛才抽出來的手。我看到有水從他的雙眼中落下,滴入我手中端著的湯中。喝了它吧,喝完了,你便能有新的開始了。說完,我像以往那樣稍施法力將湯灌入他的口中。他的眼西服神慢慢散了開去,那些泥瓦厚書,那個嬌柔女子,眨眼間,消失殆盡。 他隨小鬼離開,不掙也不抗。我喃喃而語:書呆子,只一碗湯,你便忘了你的小柔么?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如此地不堪一擊,又為何讓人甘愿為它受罪?我依然熬著我的湯,依然偷看來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記憶。只是再不曾大意讓人握過我結婚西裝的手。某天,我面對一個白發蒼蒼前來喝湯的老者。書呆子,你可曾記得前世,你的小柔?我問。他的平靜出乎我的預料。我自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空白。難道他這一生幾十年,竟是空白? 談什么前生來世,人不過是匆匆走一遭。能留住的,自不必強求;留不住的,終究是要放手。他轉身而去,獨我一人悵然面結婚對一空碗。又是一世輪回,他站我面前。書呆子,你還記得小柔嗎?你曾為了保護她被人亂棍打死在拜堂成親之日。我問。小柔是誰?他茫然地看向我。戰爭、逃亡、炮灰、酷刑……這一生,他吃了不少的苦。這一生,那個女子是陌生的, 他喚她“靜兒”。 你忘了小柔了,你走吧。我把湯遞過去。愛情,竟是如此西裝。雖然有海誓山盟,終歸敵不過時間的磨蝕。這一生的最愛,在下一世,卻是連一點痕跡都不能留下。愛著的人呵,好好握著他的手。下輩子,你身邊的人就不再是他了。你還能記得愛過誰?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襯衫YAHOO!

創作者介紹

phifojhzlgfd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