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生,你還記得自己愛過誰?來生,你還記得自己愛過誰?我不知道自己應該算是妖怪呢,還是神仙。 我有個聽起來很慈祥的名字,叫孟婆。雖然我實際不過是個文靜、秀氣的姑娘。 我的職業是熬湯,就是俗稱的“孟婆湯”。每一天都有無數的人到我這里來喝湯。他們之中,有自愿前來的,喜笑顏開的樣子,說是終于馬爾地夫可以解脫苦海,重新做人;也有的是被小鬼押送前來的,哭著喊著來世還要和某某在一起,求我放過他們。當然,我是不會讓碗空著收回的。可我一直很好奇,是什么讓那些人如此地難以割舍,竟能抵抗住孟婆湯香飄百里的誘惑。據說,是一種叫愛情的東西。那,愛情又是什么?它有蔗糖那么甜?它有黃連那么苦?禮服有時候,我也會趁小鬼不注意偷偷地翻看那些人的在世記錄。看的多了,我才知道在陽間,人都是從一個個小娃娃變成大人,然后隨著日月輪換逐漸老死,或是遭遇了天災人禍便提前到了我這里。我的樣貌為何從來都不曾變過?我的眼里怎么從來都沒有像陽間女人那樣流過水?難道就因為我是熬湯的孟婆?我忘了是西裝外套哪一年,哪一月,只是個日落的黃昏,小鬼押了他進來,打翻了我端上前去的那碗湯。小柔,別走。他用力拉扯著我。我一動不動。我是被嚇到了。那一雙手,那一雙還殘存著余溫的手。原來人的手是這樣的。小柔,誰也不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你別怕,我會保護你。他還在不停地說。小柔是誰?我終于問了。你怎ARMANI么了,小柔?你就是小柔啊!我的手快被他捏碎了,而我依然體會不到疼的感覺。你錯了,我是孟婆,從來都是。我看著他的眼睛冷冷地說。呵,原來他在陽間竟是這個樣子的:泥瓦、布衣、粗茶、淡飯、書……還有一個長相與我一樣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路叫他“書呆子”。他叫他小柔。書呆子,你已G2000死了。你們村的霸王李搶親把你打死的。我把我看到的告訴他。很奇怪,我突然地變得羅嗦。不對,你騙我。小柔,你是小柔!他又過來拉我剛才抽出來的手。我看到有水從他的雙眼中落下,滴入我手中端著的湯中。喝了它吧,喝完了,你便能有新的開始了。說完,我像以往那樣稍施法力將湯灌入他的口中。他的眼西服神慢慢散了開去,那些泥瓦厚書,那個嬌柔女子,眨眼間,消失殆盡。 他隨小鬼離開,不掙也不抗。我喃喃而語:書呆子,只一碗湯,你便忘了你的小柔么?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如此地不堪一擊,又為何讓人甘愿為它受罪?我依然熬著我的湯,依然偷看來人眼中最后的一抹記憶。只是再不曾大意讓人握過我結婚西裝的手。某天,我面對一個白發蒼蒼前來喝湯的老者。書呆子,你可曾記得前世,你的小柔?我問。他的平靜出乎我的預料。我自他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片空白。難道他這一生幾十年,竟是空白? 談什么前生來世,人不過是匆匆走一遭。能留住的,自不必強求;留不住的,終究是要放手。他轉身而去,獨我一人悵然面結婚對一空碗。又是一世輪回,他站我面前。書呆子,你還記得小柔嗎?你曾為了保護她被人亂棍打死在拜堂成親之日。我問。小柔是誰?他茫然地看向我。戰爭、逃亡、炮灰、酷刑……這一生,他吃了不少的苦。這一生,那個女子是陌生的, 他喚她“靜兒”。 你忘了小柔了,你走吧。我把湯遞過去。愛情,竟是如此西裝。雖然有海誓山盟,終歸敵不過時間的磨蝕。這一生的最愛,在下一世,卻是連一點痕跡都不能留下。愛著的人呵,好好握著他的手。下輩子,你身邊的人就不再是他了。你還能記得愛過誰?

phifojhzlgfd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洞天迷失 洞天迷失 眼前境界租屋網,唯一圓加方 黑用霸氣塗去澎湖民宿白 謙虛留下時間的尾 葉綠承情趣用品諾一切 答應明天 心,洞天一澎湖民宿角 馳騁,企求寧靜 飄泊的安花蓮民宿定 用一葉蘆葦賄賂 年輕成看房子穩 陽光用暗影堆砌方正 那個土地買賣我,憤力從亮處吶喊 用二十永慶房屋五的總數掙扎 拋棄國度的記住商房屋憶 嬰兒白的思念,灑落曖昧太平洋房屋的貪婪

phifojhzlgfd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不可貌相 朋友和我到了健身房,我們不約而同地發現,入口處的歐巴桑換了一個人。   原先的歐巴桑是個笑口常開、非常會招呼客人的人,我們都很喜歡她,不知怎的,她竟辭職了,取宿霧而代之的這個人,使我們一進健身房就感覺氣氛不太對勁。她的長相,真是嚇人。   「一張整型失敗的臉孔。」朋友小聲說。   「是啊,」我邊換運動鞋邊附和:「好可怕,兩頰的肉好像巴里島要掉下來似的,眉毛一高一低,臉還歪一邊。」   「看起來比巫婆還慘。」朋友說:「真不知道為什麼要請一個看起來亂陰狠的人來看門,是不是想把我們這些長期會員趕走,換另一批啊?馬爾地夫」   不只我們在討論,剛走進來的兩個女生,也一邊換衣服一邊嚼舌根:「她年輕的時候一定是做特種行業的,所以才需要去整容,可能是打進去的東西失效了。」   「……….妳看,為禮服了使自己更漂亮去改變長相,老了就會變成這樣…..」   換完衣服之後,我們正準備到運動室去,聽見歐巴桑用粗粗的聲音跟餐飲部的一位服務小姐說:「妳去那裡?」   「去買牛奶,客西裝外套人要喝木瓜牛奶,我們的牛奶不夠了。」   「幫我買兩罐狗罐頭好嗎?」   「歐巴桑,妳養狗嗎?」   「我昨天檢到三隻流浪狗,可能是被人家丟掉的,怪可憐的,所以就讓牠們在我ARMANI家住下來了……」歐巴桑用平板的音調說。   我和朋友都聽見了,我們一起低下頭來,為自己剛剛對這位「巫婆」所下的判斷感到非常慚愧。   我覺得自己像個用拳頭打了好人的暴徒,不G2000知如何彌補我的罪過,雖然她並沒有聽見我們對她的惡言惡語。   我認識的一位修道的朋友阿洛克曾經說過:判斷是一種暴力。這時,我才羞赧地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阿洛克為什麼說這西服樣的話呢?原來是他跟人聊天的時候,有一位自認為跟一切格格不入的人,申訴自己在「混濁人世」裡、「罪惡的城市」中,跟一群「俗不可耐」的人相處的苦痛,他認為自己處在一種非理性的結婚西裝精神暴力脅迫中。阿洛克聽完,只說了這句話,然後微笑不語。

phifojhzlgfd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